油价涨了北京出租车价钱何去何从:涨?不涨?

摘要:  3月26日成品油价格再次上涨之后,北京市发改委表示拟于近期召开价格听证会,适当调整出租车租价。出租车价格到底该不该涨?如果涨价,具体怎样调整合适?如

  3月26日成品油价格再次上涨之后,北京市发改委表示拟于近期召开价格听证会,适当调整出租车租价。出租车价格到底该不该涨?如果涨价,详细怎么调整适合?如果不涨,那么油价上涨带来的负面影响由谁承担?

  市民:不愿为油价上涨买单

  出租车价格调整,直接影响了一般市民的出行方式选择,大部分市民对价格上调持反对看法。新浪网上对于出租车价格该不该上涨的考察结果显示,在参加投票的3730位网友中,有67.16%的人认为不该上涨,30.38%的人认为该涨价,另外2.47%的人表示无所谓。

  中国经济时记者在北三环路边随机采访了20位市民,其中有13人表示反对涨价,5人表示可以在能够接受的规模内适当涨价,剩下2人则表示是否涨价都不会影响他们的打车行为。

  李超是北京高校学生,家住北京,每月生涯费1000元左右。“我平时都在学校住宿,每周五下课后回家一次,公交车上挤得恐怖,有时甚至连车都上不去,只好‘打的’回家。”他告诉本报记者,“以前都是坐1.2元/公里的车,后来全市的出租车很多更新了,1.2元/公里的车越来越少,开始还有点耐烦等到1.2元/公里的车才打,现在简直等不到了,只好打1.6元/公里的车。如果出租车再涨价的话,至少我们学生是坐不起了。”

  “当初网上有专家剖析油价还会持续上涨,如果油价涨一次,出租车价格就随着涨一次,那当前还有多少老百姓打得起车?”李超这样质疑。

  王萌是北京一家IT公司的人员,她表示,自己一直都是在经济才能容许的范围内选择打车,如果价格上涨在2元/公里以内,还是能够接受;但如果再提高,就可能会考虑买一辆小排量低能耗的车,至少自己可以把持用多少油。她的疑难是,当前国家倡导建设节俭型社会,小排量车都能上长安街,为什么出租车却从原来的低排量车换成了现在这些绝对高排量的车?“伊兰特、索纳塔原来就比原来的夏利、富康费油,现在油价一涨,出租车行业肯定也想跟着涨价。可是这些成果为什么都要我们老百姓来承担呢?”

  “出租车行业要想跟着涨钱来弥补损失,那可能有一类人以后可能就很少打车甚至不再打车了。”已经退休的黄先生对记者表示,自己就属于这类人,“现在哪个居民小区门口没有几辆黑车‘趴活儿’?如果坐正规出租车要花15元,那我肯定选择花10元打辆黑车。”

  在采访进程中,有十多少位市民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出租车涨价,他们会减少打车次数,或者选择“黑车”、公交车、电动自行车等出行方式。

  出租车司机:谁解“夹缝”之痛

  出租车涨价,仿佛最直接的受益者应该是出租车司机。但在采访过程中许多司机对本报记者表示,涨价不一定就是好事,如果因此而失去更多乘客还不如不涨。

  芮德华是北京远郊平谷区的农夫,两年前,他和村里几个同龄人结伴到北京市区来开出租。开始时开的是夏利,一个月大略花1000元加油,平均每月净赚1500元左右。去年12月底换了伊兰特,比较费油,一个月油钱就要花两三千。

  “我开的是双班车,一天一夜再倒班,份钱是5850元,我和另外一个司机平摊。为了多拉点活儿,有时候一天一夜除了吃饭、上厕所,其他时光都在路上跑。运气好的时候活儿一个接一个,福气差了一两个小时都是空车跑,这些油钱都要我们自己承担。”

  他倡议,盼望政府可能联合客源的问题恰当调剂价钱,比方将本来3公里10元的起步价调整为2公里8元。“这样的调整既不会由于太高而影响乘车量,也能够适当减轻一点司机的累赘。”

  李师傅开出租已经10年了。他从1995年开始开“面的”,均匀每月花1000元加油,净赚1500元;1997年换开夏利,与本来情况差未几;2005年换了捷达,每月油费要花3600元,拼命干也只能赚2000元左右。“最近油价又涨了,平均天天多花二三十元油钱,一个月就要多花六七百元的油钱。政府让公司返给司机的补贴只有150元,也就是说我们本人要承担四五百元的油钱。”他表示,涨价可能会弥补一些损失,但良多乘客也可能嫌贵而取舍打“黑车”,“这是我们司机最担忧的问题。”

  同样有近10年开出租教训的康师傅则有另一种主意。“油价上涨,司机的压力太大;如果涨价完整让乘客承担,又怕会减少上车率。实在现在我们交的份钱很大一部分都是公司净赚的,如果可以适当减少份钱,再适当涨价,让公司、司机、乘客三方独特承担高油价,这样可能更公道。”

  出租车公司:涨价是大势所趋

  “涨价关联到各方利益,应当从乘客、出租司机、出租车公司、政府四方的综合好处来考虑。目前,无论从庶民的花费程度,仍是从油价的情形考虑,出租车涨价都是大势所趋。”北京京朝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负责人陈先生在接收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从去年初油价上涨开端,每次涨价,政府都明文划定我们出租车公司给司机返还必定金额的油费补助。到目前为止,咱们出租车公司累计承当了520元的油费补贴。即便涨价也还存在一个问题:涨价后政府会采用什么详细办法,好比说是否撤消我们出租车公司负担的这局部油费补贴。只有这样我们才干真正实现下降经营本钱。”陈先生还表现,“从乘客的角度考虑,一旦涨价,势必会有部门乘客抉择乘坐公交车,或者‘打黑车’。这样就需要斟酌,到底涨价所带来的收益是否能填补乘客减少所带来的丧失,这是一个比例的问题。假如不能补充,那涨价岂但不胜利,反而起到了负面作用,更增添了司机的负担。所以是否涨价,或者到底怎么涨,还须要政府有关部分进一步调研。”

  北京金建出租汽车公司的李先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现在北京路面上,车多客源少,出租车司机拉活比拟艰苦,空驶率很高。而正规出租不像‘黑出租’,可以找个固定地点去等活儿。个别正规出租车都是去‘扫马路’。而且现在的伊兰特、索纳塔比以前的夏利、富康要费油,百公里至少要多三升油,现在油价又这么高。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车处在空驶状态,那么这些油钱都是司机自己承担的,所以涨价是必需的。”李先生认为,在正规出租涨价的同时,国家还要加大对“黑车”的打击力度。

  北京星河出租汽车公司的负责人马先生并不赞成涨价会减少客源的说法。他告知本报记者:“客源问题不是涨价的主要妨碍,打车的人永远都是打车的。比如说菜涨价了,百姓不可能因为涨价就不吃菜了。情理是一样的,油价涨了,出租车的租费天然也该跟着涨,以前始终打车的人不可能因为租费涨了几毛钱就不再打车了。而且,谁消费谁承担,一个人去买货色、游览、在饭店吃饭,这些都要自己花钱,这是消费的过程。打车也是一样,乘客在打车的时候也是消费的过程,油价涨了,乘客当然应该承担多出来的油费。”

  “北京市出租车更新的时候,一两千万投资上新车的钱都是出租车公司自己消化的,没有因为换新车而涨价,还是依照有关部门的同一规定制订价格。现在油价上涨了,乘客既然打车消费,当然应该适当地承担油费。”马先生还说,“目前的情况是,出租车公司一边要哄着司机不要闹事,一边还要承担国家规定返给司机的油费补贴,夹在旁边很难做。按有关部门的规定,司机给公司的份钱是每车5190元,而公司给司机的是基础工资500多元,还要给每个司机上五险,再加上油费补贴、税费等。现在,出租车公司的利润已经很薄了,只能保持生计,如果再这样下去,很多出租车公司,尤其是范围小一点的,估量就干不下去了。”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明,大多数出租车公司都认为价格上调是必然趋势,但是对具体如何调整,他们则各抒己见。

  金建公司的李先生认为,应该从调整来回费入手。“按照目前的规定,出租车行驶里程超过15公里,开始加收50%的往返费。例如,有一个乘客要从市区打车去长城,单程就是80公里,普通情况下,出租车司机回来都是空车,所以要加收来回费。如果对出租车价格进行调整,是不是可以考虑把加收往返费的间隔缩短,比如调整到8-10公里就开始加收50%的往返费,这种调整,对短途的乘客没有任何影响,至少不会因为涨价而导致短途客源的散失。而对于长途的乘客,司机在返程时空车的机率更高一些,适当加收往返费也是公正合理的。”

  而京朝公司的陈先生则认为应该从每公里的租价来进行调整。“我个人认为是不是可以把每公里的租价提高到1.6元或者2元,因为这样更能直接反应到油费的增长上。而且每公里2元以内的价格,对乘客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冲击。”

  专家:不要盲目涨价

  “从油价的国际走势来看,出租车价格是应该上调的。”商务部国际商业经济配合研讨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研究员童丽霞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的情况看,国际油价还会坚持在一个很高的地位上。而我们国度的油价与国际油价还有一定差距。然而考虑到社会稳定等因素,政府不会急于提高价格与国际接轨,而是采取‘逐渐提高、小步快推’的稳当方法。今年12月,石油行业批发零售环节要开放了,政府也许诺到时候石油价格就要放开了。所以,我认为今年石油价格的调整肯定要比去年有一个较快的动作。”

  基于对油价因素的考虑,童丽霞以为,出租车的价格进步应是必定趋势。“油价不会稳固在目前的状况下,确定还会继承提高,这样就需要出租车的价格调整要与油价调整挂钩。”

  童还表示,出租车涨价不是对社会某一个群体的照料,而是出于节能的考虑,就是要限度消费,促使开发多种能源,强迫节能。“打车其实也有点奢靡性消费的滋味,不是必须的消费行动。人们可以选择坐公交车,也可以骑自行车,甚至步行。现在寰球范畴内提倡的都是节能,尽量少应用这种能源,因为它不是无穷的。比如东南亚有些国家,一开始也实施对弱势群体的补贴,可是后来并不从基本上解决问题,于是就取消了补贴,取消以后油价涨上来了,消费随之减少,在一定程度上也起到了节能的作用。”

  “从油价和节能的角度考虑是应该提高出租车价格,但是不同的行业也有自己的特色。”童告诉记者,“出租车行业就比较特别,应该考虑行业自身体系存在的问题。这个行业的体制应该一直的改造,使整个行业的运营成本有所降落。这样一来,出租车调价的幅度不会太大,对整个社会的稳定也是有好处的。另外,国家在调整出租车价格的时候应该公然化,把出租车行业的运营成本颁布,分析具体的调整细节,给老百姓一个透明化的成果。”

  中国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余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如果只是考虑油价的因素,出租车是应该涨价的。但是有关部门不应盲目因油价上涨而上调出租车价格,应该综合考虑各种情况。一是要考虑市场的反映,比如市民能不能接受,出租车司机是否真能获益;二是要考虑对整个城市交通造成的影响,比如涨价后,是否有人选择去买车,是否会更加重途径交通的拥挤等等。”

  余晖认为,油价上涨肯定对出租车司机跟出租车公司有影响,“但是到底多大水平,我们不得而知。出租车涨价,对消费者没什么好处;对政府也没什么利益;如果因为涨价而使打车的人减少,那么对出租车司机也没什么实际的好处。”他表示,“政府重要应该考虑的是消费者和服务供给者之间的利益衡量,也要考虑到社会和个体之间的利益权衡。调整价格其实是一个信号,如果处置不好,可能导致上述关系之间的凌乱,进而导致全部社会的不安。”

  因而他提议,出租车公司适当降低份钱,内部消化因油价上涨而带来的成本压力。“或者出租车公司消化一部分,其余由司机和消费者共同承担。”

疾速团购报名

品牌: 选择品牌 *

车系: 挑选车系 *

地域: 选择地区 *

姓名: *

手机: *

–>

最新车闻

试驾评测

用车之道

更多请关注官方微信:mycar168n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